Posted on

如果4700万企业有“健康码”

如果4700万企业有“健康码”
新冠肺炎疫情让大家熟悉了“健康码”,属不属于高风险人群,扫一扫就知道。那么,企业是不是“健康”、有没有失信风险,外人怎么能知道呢?最近,经国务院同意,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,决定实施企业信用风险分类管理。简单地说,就是按照信用风险状况,将企业分为信用风险低(A类)、信用风险一般(B类)、信用风险较高(C类)、信用风险高(D类)四类,作为配置监管资源的内部参考依据。这相当于给企业添加了“健康码”:D类约等于“红码”,要严管;C类约等于“黄码”,要重点管;A、B类则约等于“绿码”。这只是一个类比,实际如何差异化监管还有待进一步明确。但可以肯定,企业“健康码”会让守规矩的企业受益,让搞小动作的企业心慌。监管“化繁为简”,是因为管理方式也在不断迭代升级。目前我国市场主体已超过1.5亿户,其中企业4700多万户。相比之下,监管部门的执法队伍只是“零头”,靠传统的人力盯防、挨个走访,就算“跑断腿”也很难都摸清情况。同时,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,传统监管方式难以适应新形势下的监管需要,亟需转变监管方式。实施企业信用风险分类管理最大的好处,就是把有限的监管资源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,提升监管精准性和有效性。此前试点的山东省烟台市有个数据:同样是双随机抽查,但他们针对不同信用风险类别的企业采取了不同抽查比例,例如对连续两个年度未年报的企业,抽查比例提高至20%;对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且2018年度年报中纳税额填写“0”的企业,抽查比例提高至100%等。风险分类为监管找准了靶子,抽查5679户企业发现问题2588户,问题发现比例提高到45.57%,监管效能大幅提高,实现对违法失信者“无处不在”,对诚信守法者“无事不扰”。落实4700多万企业的“健康码”,其复杂性不低于14亿中国人的健康码。人的健康码主要依据大数据行程,查去没去过高风险地区、跟病例有没有密切接触,大多数人不会故意隐匿。不过,企业的信用状况涉及方方面面,包括登记注册、股权出质登记、行政许可、行政处罚、抽查检查结果等,而且企业倘若有违法违规行为,多半会选择隐瞒而不会主动检举自己。这就要求指标设计要科学合理,能够准确反映企业的真实状况;监管的技术水平要跟得上,能够用大数据挖掘和关联分析企业明里暗里的各种信息;不同部门之间也要加强信息协同,才能勾勒出企业的信用全貌。目前,企业信用风险分类只作为内部监管依据,不对外公开。在前期各项指标还不完善时,谨慎对待、内部使用是很理性的安排。等到指标体系能准确全面反映企业信用状况了,建议监管部门考虑对外公开,方便群众监督,就像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提示的“严重失信”“经营异常”等标签。此前多项政策均按照先企业后个体户的路径推行,如果条件成熟,信用风险分类也可考虑将包括个体户在内的1.5亿市场主体全部纳入。虽然企业的“健康码”只是基于其过去某段时间的经营行为,一定程度反映其当下的信用风险,既不能证明企业财务、销售等状况良好,也不能保证它未来不犯错误。但是,如果生意伙伴谈合作前、消费者交预付款前可以请企业出示“健康码”,至少能将它作为一项重要参考,对自身权益多一层保护,也能倒逼企业更加重视合法经营。(本文来源:经济日报 作者:佘颖)